在艰苦中我会叫着你的名字
2019-12-10 12: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巴金最可佩服之处,就是他对恋爱和婚姻的态度上的严肃和专一。他对萧珊的爱情是严肃、真挚而专一的,这是他最可佩之一。巴金一生的爱情,只和一个叫萧珊的女人有关。他们的爱情是如此忠贞和灼热。28年的婚姻生活,他们始终相亲相爱,从未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始终相濡以沫,相互关怀。萧珊曾对巴金说过这样热烈的情话:你永远是我的神,跟我的心同在。我的目光永远地跟随着你。我的心里永远有你。在艰苦中我会叫着你的名字。你知道我陪你走这一段路程有多么幸福吗?而巴金的回应也同样让人震撼,他说过:她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她的骨灰里有我的血和泪。她永远不会离开我也从未离开我。以后我的骨灰将同她的骨灰搅拌在一起撒在园中给花树作肥料。

青年时代的沈从文就因写过一些新潮的白话小说而在文坛崭露头角,由于诗人徐志摩的介绍,他被中国公学校长胡适聘为教师。然而木讷的沈从文第一堂课就洋相百出,他万万没有想到在那些目睹他出洋相的女学生中,就有以后成为他夫人的张兆和。沈从文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1969年初冬了,沈从文作为反动文人要下放改造的前夕,此时的张兆和已经被下放到湖北咸宁挑粪种田。张允和去看沈从文。一个人生活的沈从文屋里一片狼藉,乱糟糟的东西,简直无处下脚。闲聊了几句后,张允和要走了。沈从文突然说:莫走,二姐,你看!他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一封皱头皱脑的信,又像哭又像笑的对张允和说:这是三姐(张兆和)给我的第一封信。他把信举起来,面色十分羞涩而温柔。张允和说:我能看看吗?沈从文把信放下来,又像给又像不给,把信放在胸前温了一下,并没有给她。张允和正觉得有些好笑。沈从文忽然说:三姐的第一封信,第一封。接着吸溜吸溜地哭起来,快七十岁的老头像一个小孩子哭得又伤心又快乐。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民国爱情流行的模本。傅雷和朱梅馥便是很有代表性的一对,他们是表兄妹。1932年,傅雷在上海一家饭店与朱梅馥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四目交汇的那一刻,彼此知道今生任谁也不能再把他们分开了。朱梅馥除了在生活上对丈夫照顾得无微不至外,还是傅雷工作中不可多得的好秘书。傅雷的文稿多,且杂,且乱,每一篇几乎都经妻子的整理,她总是先把文稿一一排好顺序,然后再一笔一画地誊抄下来,字迹端正娟秀,一丝不苟。据说就连傅雷给傅聪写的信,每一封,她都要先誊抄留底,然后再亲手邮出的。傅雷喜欢音乐,工作之余她就给傅雷弹奏一曲。傅雷爱花,她就时常陪丈夫半夜起来,打着手电筒,在小花园里进行嫁接实验。有妻如此,傅雷先生三生有幸。

围在城里的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钱钟书在《围城》里对婚姻做了这样精辟的比喻,而他自己的婚姻倒是个例外:两口子生活得有滋有味,一心只想躲在围城里。在中国现代文人夫妇中,像杨绛和钱钟书这样相知甚深,相爱终身,高度默契者,真称得上人间的一个奇迹。钱钟书和杨绛是自由恋爱,当年在清华园内,一个仰慕青年才俊的冲天才气和儒雅风范,一个钟情江南少女蔷薇新瓣浸醍醐的脱俗容颜和清雅气质。从中国传统的婚姻要求来讲,他们门当户对,双方父母都是江南开明的知识分子,家学渊博,两人学问天资接近;从西方星象学来说,他们是天作之合。

在遭遇了徐志摩以后,林徽因经过一翻理性的考虑,同意了父亲为她定的一桩婚事,嫁给著名学者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林徽因和梁思成在梁启超的安排下,游学欧美主攻建筑设计。1928年,林徽因与梁思成在渥太华梁思成姐夫任总领事的中国总领事馆举行婚礼。婚后梁对林呵护倍至,夫妻二人致力于他们所热爱的建筑事业,林徽因不仅具有诗人的美感与想象力,也具有科学家的细致和踏实精神,他们在山西对古建筑所做的调查和实测工作,不仅对科学研究贡献巨大,也使山西众多埋没在荒野的国宝级的古代建筑开始走向世界,为世人所知。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2011999.cn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320999王中王开奖结果,查看香港最快开马结果版权所有